西墙网: 电商创新&创业

最新电商领域会议、活动、沙龙信息

武汉“战疫”大团购带来的社区电商契机

新的领导班子赴任湖北和武汉之后,武汉作为全国疫情最严峻的城市,这几天进入到抗疫总反攻的最关键阶段。新任领导要求按照中央决策部署,针对当前武汉疫情,从本周一(2月17日)开始,采取了最严的拉网式三天大排查。确保不漏一户,不漏一人,彻底要将感染人数探底。除必要关键人员之外,所有居民必须在家隔离。

相伴随全城居民的必要民生保障,武汉市商务局联合全武汉各大连锁品牌超市企业,开始一个店对口多个小区的生鲜团购直配服务,作为大排查期间的生活物质供给保障。而据《零售老板内参》从官方获取的企业名单显示,武汉全境内所有营业的品牌连锁超市,均参与了此次武汉全城大团购行动。

武汉全员在拼团

今天(2月19日)已经是排查的第三天。上周六开始(2月15日),武汉市官方出台了从本周一开始的大排查行动,对应的生鲜物质保障企业对接名单,也同期出炉。名单里包括的企业有:中商超市、中商优品汇、武商量贩、武商超市、中百仓储、北京华联超市、盒马鲜生、大润发、欧尚、沃尔玛、家乐福、麦德龙等。甚至还有包括缤纷果园、本来鲜、煜琪生鲜、武汉大学自强超市等小业态生鲜企业,对接了武汉全市所有街道社区。

饿了么,以及武汉本地一些农业合作社,作为农企配送,也参与到此次社区团购的供给企业名单。还有线上生鲜平台名单方面,包括:食享会、十荟团、大鱼云仓、淘大集、长江严选、美菜商城、美菜买菜、中百多点、饿了么、美团(外卖+买菜)、盒马、达达-京东到家、京东友家铺子、兴盛优选、武汉供销集市、本来鲜、吉及鲜、中商优选等,武汉境内所有具备到家配送能力的线上平台,全部参与其中。

这些零售供给企业里面,超市以拥有丰富的生鲜品类、大面积的囤货、密集的门店网点覆盖,充当了供给主力的业态。比如,拥有武汉全境大门店数量最多的中百仓储,82家门店除了几家需要配合消毒防疫的需要,其余门店全部参与到此次团购行动。
武汉市商务局牵头指导了此次行动,通知武汉境内所有品牌连锁和生鲜运营企业之后,很快拟定了供给企业名单。然后根据每家门店所在位置,以及覆盖周边社区数量和容积人口规模,制定出相应的对接社区名单。

社区和门店,是此次团购行动的甲乙对接双方。超市接到商务局指定的社区名单之后,主动联系社区。社区通常会由物业公司,指定一名工作人员,作为该社区团购订单收集的团长角色。通过微信群形式,通知社区内每户家庭,根据超市提供的若干个套餐组合包,选择自家所需生鲜或日杂必需品。
社区是此次团购行动的终端单位。这里的社区,并非宽泛概念意义的社区,而是指有严密围墙阻隔的封闭式小区单位。即便同个小区,因为有一期、二期的不同社区区隔,在此次团购名单里,也会被划分为两个社区单位。

超市门店单位方面接到团长发来的订单详情,门店安排当晚或隔天上午,在门店内完成每单对应商品的分拣打包。因为每家零售企业推出的都是固定套餐,门店在分拣打包作业当中,不需要对每笔订单的具体货件做精细化筛选,只需按照A套餐所少件、B套餐所少件的统一规格,快速打包完成。

超市分拣打包完成后的商品,与社区之间的交付方式略有不同。以武汉大店门店数量最多的中百仓储为例,中百仓储因为门店覆盖密集,而且一半多门店在老城区,加上门店缺乏运输车辆和对应人员,主要交付形式采取的是社区隔天到店自提。

大润发和欧尚因为都是超大型卖场,单一门店的出货规模和覆盖半径,超过其他任何社区类超市。大润发在武汉的江汉店、姑嫂树店(均在武汉市江汉区),以及欧尚蔡甸店,采取的是送货到社区的形式。

送货到社区后,通常会在社区正门口位置,作为无接触的指定暂存点。社区团长清点签收之后,再和超市方面结算费用。然后由团长通知下单的每户,派出一名人员前来自提。

只到社区门口的无接触交付,是严格执行防疫期间的安全标准。但是碰到特殊极端情况,超市方面依然会亲自送货上门。2月17日,武汉全城大排查的第一天,大润发江汉店就遇到一起特殊订单。

这笔订单的送货地址在江汉店附近一个社区,但是下单的人员在30公里外的江夏区。这是江夏区的子女,因为武汉市内禁行之后,紧急为居住在江汉区的父母下达的订单。根据大润发江汉店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的信息,子女在微信群里下单了米面、肉蛋、水果、消毒液,共计1200多元的团购订单。
该子女还特别恳请大润发发货人员,帮忙将货搬运上楼。两位70多岁的老人已经一个月没有出门,最近几天在没有任何新鲜蔬菜下,依靠干粮度过了几天。为此,大润发江汉店店总经理,个人赠送了50个口罩给两位老人。


据公开报道,2月18日开始,武汉的武昌区、青山区内的超市门店,短期内已经不再售卖给个人,只对接团购业务。

团购背后的供应链

中百仓储对于社区成团的数量以200单为起点。
中百仓储武汉境内全部门店参与社区团购之后,它的兄弟单位中百超市也参与了此次团购行动。之所以要求200单为起点,也是为了确保门店一次作业人力和商品调运的有效利用。除此之外,这里面还有不同社区规模,需要制定不同基数的区别。

此次武汉市指定安排的这场全城大团购,对于一个超市门店匹配多少社区,会根据门店周边每个社区的存量人口,社区规模,以及门店自身规模大小,再指定一个门店,需要对接多少个社区。

比如,欧尚在武汉唯一的一家门店,坐落在城郊的蔡甸主城区,这个门店可覆盖蔡甸18个社区的2.5万人。但是大润发在中心城区的江汉区两家门店,则只能覆盖16个社区的2万多人。即便如此,大润发江汉店周边属于老旧小社区和商业设施并存的情况。而姑嫂树店周边则是高楼层居多的新社区,以及紧挨着参与收治病患的重点医院——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。姑嫂树店的对接社区数量,相对最少。
中百仓储因为存在四种业态,6000平米的大卖场、4000平米的生鲜食品超市(占据70%门店数量),以及少量的几家高档型+中百鲜生活小超市,对应的社区数量规模也有不同。武汉市的武昌、江汉、江岸三大主城区,也是中百仓储门店数量最多的区域,承担对口的社区数量最多。有的门店一天团购订单量,超过了1000单。

中百仓储门店多,生鲜出货量也最多。武汉境内的各家品牌连锁超市,一天的生鲜出货量大约在700吨左右。其中,中百仓储的出货量会占到550-600吨的规模,市场占比规模超过80%以上。

为此,中百仓储的总仓生鲜储备量,采取的是3天动态循环模式。即总仓总是保持日均1500吨的生鲜储备规模,每天往门店发货500吨以上生鲜,但也会同时采购入仓500吨新货。

中百仓储和其他所有营业的生鲜零售企业一样,疫情期间的出货量有明显增长。中百仓储除了常规合作共赢的源头基地之外,还新增了山东、云南的供货。以及武汉周边的嘉鱼县、咸宁市的生鲜产地,增加生鲜的供给量。

而据满帮的数据分析显示,整个疫情期间,全国各省份运往湖北地区生鲜的车辆数量,云南位列第一。河南、福建、山东、河北紧随其后。

大润发和欧尚虽然门店数量不多,但是生鲜供给量并不少。相比沃尔玛、麦德龙的生鲜缺货情况,大润发在生鲜供应方面,至今未出现门店断货的情况。大润发华中区位于湖北赤壁的DC大仓,在此次物质运输供应方面表现优异。而武汉的门店为了确保大仓司机不因为带来武汉,而回去被隔离。大润发采取了运输“接龙”方式。即门店派出大卡车头,前往武汉三环边境和大仓车辆交接,更换车头,确保人不隔离,货不停运。

此次武汉全城大团购,属于特殊时期的特殊物质供应方法。大润发和中百仓储的上游采购供应,也采取的特殊办法。特殊的办法,才能保障门店运营的稳定和生鲜商品的保质保量保价。

其实在全城大排查之前,武汉政府部门已经对于各大超市的门店来客,有着严格的管理。比如规定10平米内只允许一个顾客,停留时间不得超过30分钟。门店如果超过一定来客数,卖场就要控制进人,出一个才能再进一个。


大排查之前,大润发门店来客保持在日均3000个左右。大排查之后,中百仓储和大润发的门店来客数量,自然都有明显下滑。不过,两家企业的门店出货量,并未有任何影响。这也说明,此次团购订单的规模量,已经完全持平了门店日常售卖的出货量。大润发这几天的生鲜和杂货出货量,相比较平时还要多出3-5倍。


除了生鲜之外,日杂商品也是此次团购的重点物质。大润发制定了蔬菜、肉蛋、个人和家庭清洁等10个套餐。中百仓储方面,则推出了肉食、蔬菜、水果、水产、面食,调料、日杂等20个组合包套餐。设定不同价格区间,按照卖场日常售价,对应单品数量称重计算一个整数价格。比如称重计算为132元,中百仓储则直接去零售卖130元。

团购这种业务得以在社区持续成团推行,本身就不存在太明显的个性化选择。此次大排查期间的套餐组合包,更加不可能存在什么个性化选择。有的人就不爱吃茄子,但是蔬菜组合包里,可能就会有。

但是,武汉市商务局组织牵头的这次大团购,依然有个性化的选择。即那些线上生鲜平台的售卖。美团(外卖+买菜)、饿了么、达达-京东到家、盒马、大润发优鲜、阿里淘鲜达、中百仓储对接的中百多点……都是可以按照平时购物需求,下单送货到社区的。

团购只能是超市业务补充

其实早在2月7日,由武汉本地媒体长江日报,借助SaaS服务平台有赞的技术支持,推出了“社区团购蔬菜”的一个购物平台。上线24小时内产生了330万人次的访问量,而且2天内就完成了成团订单的发货。

长江日报属于武汉本地的机关报纸,从行业属性来说,并不属于或者说并不具备,从事社区团购业务的能力。但是这家媒体在短时间内完成的社区拼团服务,无疑给外界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:

社区团购这事,做起来其实很简单。

长江日报能做这事的几个条件也很简单:技术支持来自有赞提供的网上商城(长江严选),货源方面长江日报对接了50家上游农业公司,流量方面来自长江日报自己作为媒体的传播度,以及作为本地媒体联合政府部门和社区所做的行动号召。
订单来自哪里呢?订单来自“疫情”。如果没有这场疫情,我们不知道长江日报在搞定技术、货源和自己流量变现的情况下,能不能搞定有规模的订单来源。但是因为这场疫情,我们就一定相信长江日报能搞定。

因为居民在隔离封闭期间,不能出门和必须吃饭的刚性矛盾,让吃饭(生鲜)送货上门服务显得十分刚需。其实这次武汉全城大团购的订单来源,不也是因为配合大排查,而产生的不能出门和必须吃饭之间的刚需嘛!

疫情攻克之后,武汉全城封禁解除,很难想象这种超市配合全城团购的情况,还能保留多少?至少上文提及的套餐组合包,就明显不符合消费者日常需求习惯。因此,有些好奇这次大团购行动,会不会是今后超市行业大规模转型团购业务的起点?

这种好奇心的答案并没什么难度,答案就两个字:没有。

但是超市部分规模,或者小规模涉足社区团购业务的可能性,倒是真有。高鑫零售(大润发+欧尚)在全国各大门店,联合阿里菜鸟的社区菜鸟驿站,测试社区团购业务的计划,早就在2019年8月份,由高鑫零售CEO黄明端亲自公之于众了。
高鑫零售的团购逻辑非常符合团购这个业务的几个基本条件:以家庭购买为主,以家庭日用品为主、以社区为交付单位。通过团购的出货方式和家庭所需的天然计划性购买,打通内在的供需融合关系和交付可行性条件。

因此,团购这事的简单,简单在整个业务链路的技术门槛并不高。高鑫零售这次做团购,有赞都不需要,一个微信群就搞定了流量入口。但是高鑫零售自己做的团购,联合菜鸟的业务磨合,大半年都没出炉。

这说明,这事在类似疫情下的操作,有其“因为特殊,所以简单”的一面。决定了这事的业务门槛还是摆在那里:订单从哪里来?交付能力够不够?

高鑫零售联合菜鸟驿站做的社区团购,恰恰就是要把自己的交付能力优化之后,刺激原本就存在社区的需求,转化为自己的团购订单。

长江日报、武汉全城大团购、高鑫+菜鸟驿站的这三个案例。对于社区团购这个产业赛道,还是对于超市要不要涉足社区团购,都是很好的参考案例。
对于社区团购这个产业赛道来说,这个产业能不能出独角兽,跟这个产业已经可以简化到很简单,并不矛盾。

对于超市要不要涉足社区团购来说,自己有信心能优化一套交付手段,再将团购作为门店业务的补充增量部分,也许显得更为务实靠谱,并能避开找不到订单的这个大坑。

(编辑:西墙网xiwall.com,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零售老板参考”,作者:万德乾)

Leave a Response

Please note: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and may delay your comment. There is no need to resubmit your comment.